借用公款、貪污還是職務侵占?

發布時間:15-12-21 09:53:11 作者:孫紅梅 馬志 來源: 榆林市紀委監察局網站
分享:

基本案情:  

賈某聯(下稱賈一),某村原村黨支部書記;賈某吃(下稱賈二),某村現任村黨支部書記;賈某偉(下稱賈三),某村現任村委會主任;賈某宗(下稱賈四),某村村委會報賬員。四人均為中共黨員。

2012年,前任村黨支部書記賈一通過個人關系在市財政爭取了20萬元決算專款,此款轉入村委會賬戶后,已經卸任的賈一多次找賈二、賈四要分取一部分款項,多次協商未達成一致意見。最后一次賈一、賈二、賈四商定款項報出后給賈一10萬元村集體留10萬元。賈二、賈四把商量的意見告訴賈三后,賈三同意商定的結果。賈二、賈三、賈四用虛假條據報賬后,將10萬元留在村委會,由賈三將10萬元交付賈一,賈一打領條領走后將此款用于個人看病花費。

分歧意見:  

本案中,賈二、賈三、賈四用虛假票據報賬,將其中的10萬元留在村集體,村委會構成違反財經紀律行為沒有分歧,但對賈一領走10萬元的行為構成何種違紀有三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賈一領走10萬元現金,經過現任村干部賈二、賈三、賈四的同意,且打了書面的領條,構成借用公款違紀行為;第二種意見認為,賈一從賈三手中領取10萬元現金的行為構成貪污的違紀行為;第三種意見認為,賈一從賈三手中領取10萬元的現金行為,是利用了賈二、賈三、賈四的職務便利,因為此款系村集體資金,賈一、賈二、賈三、賈四構成共同職務侵占違紀行為。

評析意見: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具體理由如下:

(一)賈一的行為不構成借用公款違紀行為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第一百一十六條規定的借用公款行為,是指個人借用公款超過六個月不還,情節較重;或者進行營利活動;或者進行非法活動的行為。其違紀構成侵犯的客體是國家財務管理制度,即侵犯了公款使用權。本案中,賈一打了領條拿走10萬元貌似符合借用公款的形式。但從主觀目的看,賈一并不是想獲得該款的使用權,而是以占有10萬元所有權為目的與村集體其他負責人進行多次磋商的,且沒有償還的具體約定,之所以打領條是為了證明此款的實際去向,是村集體負責人在內部為自己“脫責”的一種手段而已。因此該行為不符合借用公款中侵犯公款使用權這一本質特征。

(二)賈一的行為不構成貪污的違紀行為

《條例》第八十三條規定的貪污行為,是指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中的共產黨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行為。該行為的主體是特殊主體,即黨和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中的共產黨員。從主體身份看,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的解釋》(2000年4月29日)的解釋,村民委員會等基層組織人員在從事下列七種公務時才視為“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一)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款物的管理;(二)社會捐助公益事業款物的管理;(三)國有土地的經營和管理;(四)土地征用補償費用的管理;(五)代征、代繳稅款;(六)有關計劃生育、戶籍、征兵工作;(七)協助人民政府從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本案中,賈二、賈三、賈四處置的被賈一拿走的10萬元是市財政的決算款,該款沒有明確具體的用途,因此賈二、賈三、賈四難以認定為從事上述七種公務行為的人員,賈一當時已經不是村民委員會成員,更談不上是從事上述七種公務行為的人員。因此該四人不符合貪污行為的主體構成要件。

(三)賈一與賈二、賈三、賈四共同構成職務侵占違紀行為

《條例》第九十八條規定的職務侵占行為,是指企業(公司)或者其他單位中的非國家工作人員中的黨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本單位的財物的行為。從客體看,職務侵占行為侵犯的是單位的財物所有權。本案被賈一侵占的10萬元是市財政以撥款方式一級一級撥付到村集體賬戶的決算款,該款無特定指定用途和履行財務報帳的特殊要求,從進入村委會賬戶那刻起就由國家財政資金轉化為村集體自有資金。從客觀方面看,行為人需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本單位財物。本案賈一在占有10萬元時在村集體沒有任何職務,其本身不具有主管、管理、經手本單位財物的便利,這種職務上的便利正是賈二、賈三、賈四所具備并實施的。根據《條例》第二十七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貪污、職務侵占案件如何認定共同犯罪幾個問題的解釋》(2000年7月8日施行)第二條規定:“行為人與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勾結,利用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人員的職務便利,共同將該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的,以職務侵占罪共犯論處”,由此我們可以認定該四人具備客觀方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本單位財物的構成要件,屬共犯。從主體看,該四人屬于其他單位中的非國家工作人員中的黨員。從主觀上看,賈一與賈二、賈四經過多次磋商要求占有10萬元應屬故意,賈二、賈三、賈四,明知自己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的行為會將本單位財物被人非法占,卻積極追求這種結果的發生。至于財物是被自己占有還是被他人占有,不影響本違紀的構成。

綜上,賈一、賈二、賈三、賈四的行為構成了共同的職務侵占違紀行為,且觸犯刑律,應移交司法機關追究其刑事責任,10萬元違紀款收繳后應歸還村委會。

官方微信公眾號:qfsd2355065
官方騰訊微博:清風綏德sxsdjjw
11选5模拟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