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委員會能否構成單位受賄

發布時間:15-12-21 10:25:34 作者:趙煜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分享:

案情簡介  

2010年12月,王某承包某鎮磚廠。此后,王某在經營期間多次受到磚廠所在村村民干擾,無法正常生產。2011年6月,王某找到該村村委會主任李某,請村委會幫忙協調,并承諾提供10萬元用作村委會的經費。李某答應后,召開會議集體研究決定將10萬元用作村委會經費,并安排協調解決了村民與該廠的問題。  
 

分歧意見  

村委會收取王某10萬元作為經費的行為該如何定性,原有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不能認定村委會的行為構成單位受賄。根據刑法和《黨紀處分條例》的規定,單位受賄的主體包括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村委會既不是國家機關,也不是企事業單位、人民團體,不構成單位受賄的主體。  

第二種意見認為,應當認定村委會的行為構成單位受賄。雖然村委會不屬于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但“單位”不僅限于這五種情況,如職務侵占行為主體中的“其他單位”就包括村民委員會。  

第三種意見認為,此種情況下可對有關責任人員直接追究責任,即認定村委會主任李某構成受賄。  
 

評析意見  

單位實施法律和紀律未明確規定為單位犯罪、單位違紀的行為,認定處理時常常存在較大爭議,應據實研究明確。  

就此案來說,應從黨紀嚴于國法的角度出發,按照《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不正確履行職責造成惡劣影響追究責任人李某的紀律責任。  

一、此種情況不能認定為單位受賄  

第二種意見認為,對此類情況應認定為單位受賄。筆者認為,這種意見是不正確的。  

刑法第三十條明確規定了單位犯罪的主體,即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村民委員會不屬于上述主體范圍,不能構成單位犯罪,這是罪刑法定原則的基本要求。需要注意的是,刑法中的“單位”具有多重含義,職務侵占罪中的其他單位包括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村民小組等,但這里的單位僅指作為行為人“所在單位”或“案發單位”的單位。相比之下,作為“單位犯罪主體”的單位,其涵義明顯不同,應嚴格按照刑法第三十條的規定理解適用。對此,2007年公安部《關于村民委員會可否構成單位犯罪主體問題的批復》規定,根據《刑法》第三十條的規定,單位犯罪主體包括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按照《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二條的規定,村委會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不屬于《刑法》第三十條列舉的范圍。因此,村民委員會不能構成單位受賄。  

二、此種情況不能一律認定為個人違紀違法  

第三種意見認為,單位實施法律和紀律未明確規定為單位犯罪、單位違紀的行為,可直接追究相關責任人個人的責任。這類意見中比較典型的如2002年最高檢《關于單位有關人員組織實施盜竊行為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批復》、2013年“兩高”《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均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的規定以盜竊罪追究直接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201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刑法>第三十條的解釋》也認為,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等單位實施刑法規定的危害社會的行為,刑法分則和其他法律未規定追究單位刑事責任的,對組織、策劃、實施該危害社會行為的人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但對上述立法、司法解釋的立場,也有學者持不同意見,如《刑法縱橫談》認為,最典型的如單位盜竊,發生在生產隊、村委會的,法律沒有相應規定,不能處罰單位。處罰個人又確實不符合犯罪的構成要件,無法做到罪刑相適應。筆者贊成這一意見,即單位集體研究形成單位意志,為單位利益而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利益歸屬于單位的,不宜認定為個人行為。  

此外,還有一些情況下,單位違紀違法與個人違紀違法涉及的罪名不同,導致難以追究個人責任。如國有參股、控股企業以獎金、福利形式私分企業資產,此類單位不能構成私分國有資產;同時由于私分行為具有公開性、廣泛性特征,不符合個人貪污的構成要件,則不能將該單位中的責任人認定構成貪污性質。  

可見,上述立法、司法解釋難以涵蓋實踐中的復雜情況,僅在有限情況下能夠適用,即單位實施的違紀違法行為法律和紀律沒有規定,但單位中相關人員實施行為完全符合個人違紀違法行為構成要件的,方可直接追究個人的責任。  

此案例中,村委會不符合單位犯罪主體要求,不能構成單位受賄。同時,由于該行為系基于村委會的單位意志實施的,且利益歸屬于單位,也不能認定李某的行為構成受賄。  

筆者認為,從黨紀嚴于國法的角度,此類行為應按照《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二十七條以不正確履行職責造成惡劣影響追究李某紀律責任。  

(作者單位:中央紀委案件審理室)

官方微信公眾號:qfsd2355065
官方騰訊微博:清風綏德sxsdjjw
11选5模拟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