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德縣“清風文苑”廉政征文獲獎作品 | 三等獎:向家人“亮劍”

發布時間:19-07-09 20:32:21 作者:汪冬蔚 來源: 綏德縣廣電網絡公司
分享:

               綏德縣 “清風文苑”廉政征文活動三等獎作品(小說)


赴趙家山巡察工作,紀檢干部常靜無法平靜了!

提起趙家山村,常靜感覺如同是提起母親一樣。自三歲那年父親車禍去世、母親改嫁,常靜的家就是在趙家山大舅家;大舅家雖然不是什么富有之家,可是,大舅是一位少有的勤快、能干、大氣之人,退伍以來,一直擔任村子的書記;大妗子又是一位少有的勤快、和善之人;常靜記得,自家中出了變故以來,大舅、大妗子對自己簡直如同是父母;由于母親改嫁后身體一直欠佳,繼父又是一個好吃懶做、自私自利的鄉下之人,因而,常靜在母親身邊呆了沒多久便因不堪忍受繼父的責罵便跑到外婆身邊;當時外婆年近八旬,自己的生活也難顧及,好在大舅、大妗子隨和、大氣,常靜這個“大包袱”便隨外婆生活在大舅家。讓常靜無法忘記的是,小時候,表妹都得上山去點種子什么,做些力所及的事,大舅、大妗子卻不忍讓常靜做些什么重活;家里就是吃一顆蘋果,也有常靜的一份;那年,他和表妹同時升入高中,可是,由于大舅又是要安葬外婆、又是要給表哥娶媳婦、修房子,一度家中窮得拿不出二百元,供自己和表妹上高中,對于大舅這個鄉村書記也是難以想象的事,眼看著表妹和自己得輟學。關鍵時,大妗子提出,自己是個家庭婦女,好行動,可以去城里租房給表妹和自己做飯省點錢什么,這,真的是不得己的選擇……

那些年,大妗子也48歲了,帶著表妹和自己去城里實屬不易;為了節約錢,租了個山腰上的窯洞,吃水都困難,大妗子每天都去山下挑水,是城里人眼中典型的“受苦人”;為了賺點錢填補家用,大妗子可是受了不少罪,她撿過破爛,揀過菜葉、搗過錢錢,最后,看見城里有人賣手工蒸饃,硬是從不到三尺的小鍋做起,辦起了手工蒸饃店,期間,常靜可是親眼見過,大妗子當年連蒸籠都買不起,剛開始,起得很早,就拿做飯那個小鍋一回回地蒸饃,期間的辛酸,常靜可是親眼目睹、心知肚明;條件好轉點,有了蒸籠,可是,由于做得多,大妗子幾乎天天三四點起床,可是,考慮到常靜成績不錯,再急再忙,再苦再累,大妗子從來沒有提出讓自己起來幫忙,也沒有提出讓自己退學的話,時不時地,還給自己做點好吃的,增加營養,可以說,自那年進城以來,大妗子幾乎天天起早貪黑,就沒有輕松過,可是,大妗子對自己的關愛,遠遠地勝過了自己的母親……

大學畢業后,大舅、大妗子又幫自己付了房子首付,常靜覺得,大舅、大妗子做得遠遠勝過自己的父母,尤其是大妗子,簡直就是菩薩,對于大妗子,常靜覺得這輩子,母親都可以不親、不敬,大妗子卻不能不親、不敬,在他心中,他早已將大舅一家人當成了家人……

去趙家山檢查工作,常靜滿腦子都是大妗子勤快而和善的身影,走進趙家山就如同回到了家。令常靜興奮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農村也發生了巨變,大舅家的房屋裝修一新,窗明幾凈、一片喜氣,看著讓人歡暢、激動。美中不足的是,由于趙家莊過于偏僻,村里年輕人幾乎全走了,接替大舅村書記的表哥和幾位身體有殘疾的后生成了村里僅有的年輕人,看看天地一新卻人煙稀少的趙家莊,常靜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因常靜從小便融入了大舅家這個普通而和美的家,他又是從這個家中、這個村中走出的第一個大學生,常靜一行的到來,令大舅、表哥開心,因為大妗子給表妹伺候月子去了,表嫂又去城里陪孩子上學了,家中沒有備什么飯, 為了歡迎常靜一行人,表哥專程去地里搬了一些玉米煮了招待大家,還特別摘了地里剛成熟的兩個大西瓜,表哥的實在和誠意令在場人著實感動。

可是,隨著工作的深入進行,常靜卻無法平靜了,看似勤快、實在、帥氣的表哥其實是個不稱職的村書記,首先是,因表嫂外出給孩子做飯去了,他竟然和村里一個外號叫“花蝴蝶”的寡婦搞得不明不白,搞得村子議論紛紛、一片嘩然;其次,由于老會計兒子給其在城里買了套房子,時常在外,他實際上還是一個“代理會計”,不少帳目明顯就是有失誤,特別是有一些帳,明顯地就是違規違紀的,讓專門負責巡察帳務的常靜看得真是又驚又怕又氣,當然,常靜也清楚,就趙家山的帳務情況不少村里也存在。村里會計多是一種業余會計,幾乎沒幾人接受過專業培訓,不足是難免,何況趙家山這樣偏僻的村子,年輕人幾乎走光了,村民多是老實巴交的老人,村民自發監督無從談起;在實際生活中,表哥為又不少老村民捎著買東西、做農活、尋醫問藥等,確實是做了些實實在在的好事,尤其是,對生活條件、身體狀況很差的“花蝴蝶”,他也是幫著修水路、做農活等,確實是做好人好事的成分更多,因而,即便表哥有什么,村民也不會深究。說實在,有些帳目,不去深查也是說得過去,因為,趙家莊的事,無非就是按照上級要求認真搞好種糧補貼等各項惠農補貼的基礎資料采集和信息管理等,那些事看似說得過去,因為,真正去說,誰也說不清,何況,趙家莊這個村子,村況不行,村民也幾乎走光了,真正下鄉干事的干部也不可能一一去核實,說真的,報表與實際情況的出入,也沒有辦法去細細審查。常靜因為是村子長大的,很多人、很多事他知道、他清楚,看到村民領取補貼款的表上,該村民簽字的地方幾乎都是表哥的筆跡,顯然,有一些問題;2016年,村民申請危房改造,表哥負責審核上報,表哥未正確履職,把關不嚴,致使“花蝴蝶”在不符合危房改造的情況下享受了危房改造政策;2017年,趙小健竟然領取養豬補貼款10萬元,常靜知道,趙小健是二舅的兒子,表哥的堂弟,是個頭腦并不靈活、年輕的殘疾人,根本不可能去創業;趙家莊只有一個算得上標準化養殖場,那就是表哥自己建的那個養豬場,可是,表哥為何寫了別人的名字,很明顯用了殘疾人的名字在創業上可以享受不少優惠政策,且有什么也會讓趙小健去頂……

直面趙家莊諸多的問題,常靜真的無法平靜,他想按照相關政策去上報,表哥的名譽、前途均有影響,可是,如果,不去處理,又無法向組織交代,且對表哥的日后更為不好,一時間常靜陷入沉思中。

經過反復的思考,常靜決定和表哥就各種問題談一談,“……你和“花蝴蝶”的事影響不好……你和你的賬上明顯有一些不是事實,你用趙小健的名義去搞養殖,省不少錢,可是,你這種行為讓有關部門查到了就不好……”

“……我和‘花蝴蝶’的事誰有證據,就是有什么,妨礙誰……很多人不在,那些賬不那樣做,怎么處理?好多人,我是用微信發了,一些十年八年不回來的,我不說,你不說,誰能知道……用趙小健的名辦事,我也幫他辦了好多事,我二爸老了,他母子就是我在養活呀!他家窯洞塌了,也是我請人給修的;他在養豬場干,養豬場還給他月月發錢,你看,他現在和“二把手”一樣,都有人給他說媒了,對他也是百利無一害,他能說什么……可以說,我這個養豬場蓋起來沒兩年,投資那么大,我到現在幾乎還沒有獲得什么,村子剩下這幾個有殘疾的年輕人都有活了,都有好處……”一聽常靜的話,表哥說得頭頭是道!

“……你是書記,對村子里的事要負責……十八大以來,黨的政策你是知道,‘老虎、蒼蠅’是沒有立錐之地……”“什么‘老虎、蒼蠅’,你覺得我是老虎?還是蒼蠅?你不要以為你是大學生你就比我強,動不動用政策說我!這個村子,我不敢說我什么都對,可是,我對村子的老人,有的比他們的子女都強;誰家的老人病得不行了,都是我第一時間送到鎮上醫院,第一時間聯系子女;我對村子,可以說做得太多了,修水路,我整整守了半年,自己的鏟車也一直在工地上……這些年,誰給我報銷過路費?誰給我加班費了,我一年就是拿上一萬兩萬也應該,何況,是人家不在村子,沒有辦法及時處理……給你說,為村子里的人和事,我一年少說也自掏腰包一兩萬辦事……我要是不當這個書記,你嫂子和我也不用一個人在城里,一個人在鄉下……”一聽常靜的話,表哥氣壞了。表哥的話沒有錯,可是,表哥的錯也是錯呀!這次,全縣巡察工作就是要查找問題,處理問題,解決問題,怎么能因為表哥是自己的親人,就對表哥的事不管不問呢?再說,表哥的問題如果不及時處理,以后說不定會有更大的麻煩,“……哥,你做了不少好事,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可是,你看,這賬目,黑字白紙,到什么時候也沒有混過去……你看看,這村子少說也有百來號人,你能說人家都沒有意見?你能保證今天不查,明天也不查?”表哥也是一個明白人,常靜說得啞口無言了!

“……還要通報?那通報了,我這名譽不是毀了……你看,我怎么說也是農村人,怎么懂那么多?你是自家人,就不能想辦法處理……”“哥,我知道有的事,你也不懂,可是,這錯的代價要面對、承擔……通報也好、坐牢也好,該有什么就得面對什么,這不是你我私人說了算,現在是法治時代,有些問題,早點坦白更好……”“……哥,這是紀律,這次全縣巡察工作就是要嚴查嚴管,我不是對你有什么,是按照紀律要求辦事……還是自己交代清楚,爭取有一個坦白從寬的機會……”常靜的話,就如石頭一樣落在表哥的心上,他承認自己不是那么完美的人,可是,要通報他、要處理他,他能不急、不想嗎?

大舅、大妗子也急了,畢竟被查、被管、被通報,或者來個什么處理,大家承受不了,于是,他們二老也來找常靜了,希望他能大事化了、小事化無,說實在,面對大舅、大妗子,常靜真的覺得不知道說什么的好,他真的希望自己換成別人不要面對他們,因為,表哥的事不是個人的事,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常靜能做的,只能是要表哥實事求是的,主動將問題向組織說清楚,爭取寬大處理,但是,說什么,大舅、大妗子也無法理解,讓兒子的一些不太光彩的私事清清楚楚地抖出去,也不知道將要面對什么,實在無法接受,于是,二人又是哭,又是罵,又是勸讓常靜“想辦法”,常靜不是不想為表哥“想辦法”,可是,面對表哥的問題,職責告訴他、理智告訴他,他只有實事求是地面對這個辦法,因此,他不得不學做“包公”,六親不認、鐵面無私,敢于向家人“亮劍”……

最終,還是表哥痛快,看到常靜確實也沒有辦法,感覺自己作為一個基層村干部,自己有的地方確實是沒有做好,便主動向相關部門坦白了……

后來,隨著巡察工作的深入開展,不少單位、村子也相繼發現了不少問題,有的人因為徇私舞弊、違法違紀、對抗組織審查等落得個鐺鋃入獄、身敗名裂的下場,表哥因為直面問題、如實坦白,加之,在村中確實為大家做了一些事情,很多事情確實因為村民外出,難以連續無法妥善處理,紀檢部門給予表哥警告處理;常靜由于能秉公辦事、勇于向家人“亮劍”,實事求是地上報親如胞兄的表哥的問題獲得組織的信任、稱贊……

 

 

官方微信公眾號:qfsd2355065
官方騰訊微博:清風綏德sxsdjjw
11选5模拟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