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德縣“清風文苑”廉政征文獲獎作品 | 優秀獎:求神

發布時間:19-07-11 16:09:49 作者:李進波 來源: 綏德縣委辦
分享:

               綏德縣 “清風文苑”廉政征文活動:優秀獎作品(小說)


大山村其實不大,大山巍峨,樹木扶疏,青草瘋長,村里戶也不多,人也就不雜亂,沒有太多是非,男人都是兄弟,女人都是姐妹,同齡的孩子們也是一個團體,一派祥和的氣氛。蔡從小是在這里長大的,他的父母一輩子沒有走出過大山,可能家中最大的財產就是那頭老黃牛了。

日升月落,晝夜交替,轉眼到了讀書的年齡,蔡背著書包,走在求學的路上,他從電視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所以他夢想要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大山。多年寒窗苦讀,他終于有機會走出大山,去象牙塔里求學。因為學費不足,蔡的父親一狠心把家里的老黃牛賣了,又向村里的親戚好友借了一些錢,最后才攢夠蔡上大學的費用。蔡呢,也爭氣,到了大學沒有被身邊的電子游戲和花花世界所吸引,他知道他的目標不僅僅在這里,四年下來他被學校推介參加選調生考試,并一舉考上,蔡突然成為了村里的大名人。

人們都說人的嘴是有毒的,說出來的話能左右人的運氣,大家都說他好,好像也確實就順風順水,大家都說他賴,好像也就處處扶不起來。村里人張口閉口就說,從小就看蔡有出息,是個當官的材料。蔡也確實是個好干部,他成為選調生后,每天起早貪黑,將領導安排的工作都能很好的的完成,又因為他的熱情和質樸,單位上其他同事都對他評價很高。沒過幾年,蔡在城里娶了媳婦、生了孩子,成為了單位的副局長,儼然成為了村里人口中的人生贏家。

可眾人眼中的名人,煩心事卻是接踵而來,村里人知道蔡成了領導,就想從蔡這里托關系、走后門,給蔡送來了家鄉的土特產、土雞蛋,蔡本來看到鄉里的親戚過來看他,是很開心的,可知道他們的用意后,蔡只是讓他們多待幾天,讓自己好好盡盡地主之誼,可絕口不提為他們辦事的事情。村里人回去后就開始說蔡是個白眼狼,不懂得知恩圖報,忘記了當初借錢供他讀書的事情。蔡的父親在村里聽到了這些風言風語,只是說了一句:“呵,這才是老子的兒子”。

又過了幾年,蔡升任成了局長,位高權重,回老家的次數也屈指可數。走上門的不再只是村里的親友,更多的是公司老板、地產大亨;送的東西也從土特產、超市卡變成了名貴的保健品和銀行卡,蔡的內心開始有了動搖。沒多久,房地產林老板來家做客,扔下一張農行卡說:“這是10萬,你先拿著。過幾天我再來請您吃飯!”林老板走后,蔡看著那張小小的卡不知所措。他打算第二天就退回去,可又想到自己辛辛苦苦這么多年,還沒人家老板一個月賺的多,更何況其他人可以給商人走后門,我怎么就不能呢,反正只要天知地知,他知我知,就不出大問題的。經過一番思想斗爭,最后他決定把錢留下。當天晚上,他失眠了。

幾天下來,蔡一直處于恍惚的狀態,總是擔驚受怕做噩夢,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監視著自己。“以前雖然沒有那么多錢,但過得很自在,可現在是怎么了?”他喃喃道。細心的媳婦看在眼里,又不知道該怎么勸他,偷偷給老家打了一個電話。

第二天一大早,平時都不怎么主動聯系自己的父親,打電話讓蔡立馬回一趟大山中的家。蔡是個孝順兒子,聽到父親這么堅持,就把手頭的工作全部放下,請假回去了。懷著沉重的心情,開車來到了村頭,以前父親總愛和一伙老年人圍在村頭大樹底下下象棋,今天卻不在了。也可能是太久沒回來,越往村里走,越感覺到大山村的變化太快了。在他的記憶中,村子各家房前終年是泥濘不堪,中間還夾雜著土疙瘩和石塊,只要是下雨天、下雪天,人的雙腿雙腳沾得都是泥巴;路上行駛的大多是自行車和牛拉車,偶爾會有拖拉機駛過。現在,只見當初泥濘路變成了寬闊平坦的水泥路面,路上不時穿過的是小汽車、摩托車、電動車和各種實用的農機車;各家的院落打掃的干干凈凈,房前屋后不見了雜草土堆,吃的是自來水,用的是全家電……蔡的內心泛起波瀾,原來沒有利用自己的關系,村里的生活早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進了家門,只見父親端坐在桌前,擺好酒菜,“就在家好好待幾天,把手上的工作放放,今天咱們爺倆一醉方休。”蔡經過幾天的內心煎熬,也想痛痛快快的喝幾杯,就和父親坐下吃喝起來。酒到酣處,“兒呀,你從這山溝溝走出去,出人頭地,老子我臉上有光。文盲了一輩子,老了也沒什么可以教你的,但要記住,為官要清廉,隨波不逐流”。說完,父親就醉倒在飯桌上,“爸,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蔡淚流滿面!透過朦朧的淚眼,他看到的是屋外屹立在寒風中的巍峨大山……        

 

官方微信公眾號:qfsd2355065
官方騰訊微博:清風綏德sxsdjjw
11选5模拟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