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德縣“清風文苑”廉政征文獲獎作品 | 優秀獎:過山車

發布時間:19-07-11 16:23:36 作者:和苗 來源: 綏德縣名州鎮人民政府
分享:

              綏德縣 “清風文苑”廉政征文活動優秀獎作品(小說)


華燈初上,酒席,常務副縣長高斌已經很久沒有過屬于自己的時間了,上任兩年了吧,沒去電影院看過一場電影,只參加一次又一次還沒有開場就預料到結尾的席,時而主角時而配角,卻從來掌控的很好。兒子高考完啦,也算讓人輕松愉快的事,想到這里心里還真是高興,不由得忘記了此行的目的。今天是妻子甄燕的表哥請客,說是要給他一個驚喜,什么狗屁勞什子,無非是想要拿下幾個房產的保潔項目罷了,而市里最大的開發商正是自己的同學,那又怎么樣,他現在衣食無憂,沒必要冒什么風險,于是他收好笑容,走下車后拍了拍久坐而微皺的衣角。

  地點定在一家名叫“海鮮盛宴”的飯館。聽名字倒讓人想起豪華大飯店,其實就是一個兩層火鍋店,店里大部分是年輕人,高談闊論肆意大笑,雖說之前就告訴他只是一個簡單的家庭聚會,但是這也太過隨意,不過如此一來,倒是沒人認識他們,也沒人注意別人的談話,這樣的安排也是頗有深意。他推開“幸福廳”的包間門,妻子甄燕和兒子張一博已經坐定,另外還有甄燕的表哥張建和妻子李念,女兒帆帆。這陣容倒是跟平常不同,他卸下了百分之五十的防備。“姑父!”帆帆眼睛一亮,張建的屁股瞬間椅子上彈了起來:“妹夫你來啦,快坐快坐!”一頓寒暄,高斌置身于溫柔的親情氛圍中。飯吃了一半,張建突然神神秘秘的出去了,甄燕的眼睛里盛滿了笑意,帆帆也把燈關掉了,高斌正疑惑,門開了,張建推著一個燃著蠟燭的蛋糕走了進來,嘴里還唱著:“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油腔滑調的令人捧腹。哎呦,自己的生日早忘了!大家一起拍手唱歌,高斌的腦中竟然有幾秒鐘的恍惚,防備也卸下了百分之七十,但是那些拒絕的托詞還沒有忘干凈,嘈雜停止的那一刻他又腦中翻出來復習了一遍。他撐起一個弧度很大的笑容,對在座的各位說:四十多歲啦,還過生日,說出去叫人笑話,不過還是謝謝你們。張建趕忙說,哪里的話,對別人來說您是副縣長,對我們來說你就只是親人,燕子從小和我最親,我二伯他們走的早,燕子就是我親妹妹,說著說著,眼里竟泛出淚花,甄燕也抽出紙巾,默默的擦淚,兩個孩子一時不明所以,但又被這場景深深打動。

 杯盞交錯之后,高斌也有些醉了,妻子之前也曾告訴過他小時的事情,確實受過這位表哥的照顧。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張建的第二任妻子李念長得如此灼灼動人,明明是年過三十,樣貌卻像二十七八,和老態的甄艷坐在一起形成鮮明的對比,高斌順著自己的意愿和李念目光觸碰了兩秒鐘,那撲閃的大眼就要將自己的魂也吸進那深不見底的瞳孔之中,要說最后那百分之三十的防備如何卸下的,那一定是,醉不醉人人自醉了。

 飯畢,張建將高斌送上自己的車后座,把其他人支開了,抱著妹夫的肩膀老淚縱橫:“妹夫啊,請你一定要讓燕子幸福啊!”一只手將一張銀行卡塞進妹夫的褲兜里,張斌一驚,張建一把按住他的手,指著司機佯裝出一個夸張的“噓”的手勢,張斌不好再動作,只得作罷,下車前張建安慰道:“這是為了生日,你不要多想。”

 他是猶豫的,這么些年他都是清清白白的,內心都是踏實釋然的,可是這清白值多少錢,這物欲橫流的世界,靠自己一個人能有多大的改變,反而聽起來幼稚可笑,他想起讀書的時候遭受的白眼,因為貧窮他從來沒真正擁有過的自信心,再干凈整潔的外套也讓他忘不了青年時期那破舊的油膩膩的藍棉襖,事實上后來已經分不清什么顏色了,那破舊程度已經經不起清洗了。呵呵,那個時候有人跟他講過情懷嗎?他在黑暗中冷笑一聲,這個社會是現實又冷酷的,誰認真誰輸!他終于總結出這么一條,打開思想的匣門,任由那雙含情脈脈的雙眼帶著翅膀一樣的長睫毛飛進來,靦腆的雙唇在腦中發出咯咯的笑聲,曾看過最多的是女同學的白眼吧,因為長得丑,現在能被李念這樣的女人多看幾眼,那是我的能力啊。而這個旁邊肆意打鼾的女人,就算我辜負她也不過分,是現實的殘酷造成的,和我又有什么關系,再說這張建,雖然有些資質是不夠格的,但也不是什么大型建筑項目,想到這里他差不多要笑出聲了,把銀行卡壓在了枕頭底下,心滿意足的睡著了。

 不知道誰說過一句話,金錢可以治愈80%的不開心,我們這位常務副縣長,好像年輕了許多歲,似乎找到了“當官”的真真意義,一邊為他的表哥拿下一個又一個項目資源,一邊化身為反腐作家,在全縣的機關刊物中發表著義正言辭的拒腐號召,他在黑與白的世界中來回顛倒,精神抖擻又恍恍惚惚,開心滿足又若有所失。

 有一天他從縣里某一處小公寓偷偷摸出來,那是他為李念買的臨時住處,小房子不到90平米,但是李念說,張建從未給她像這樣的安全感,這使高斌感到滿足,但又沒有那種踏實溫暖的感覺,今天兒子高一博假期回來了,于是他司機都等不到,坐上一輛出租車就朝家里奔去。不知不覺兒子都快大學畢業了,甄燕跟他談起給兒子市里買房的事情,市里的房子已經炒到一萬多一平了,他是萬萬買不起的,他想起自己給李念買房的荒唐舉動,懊悔的不能自已。

 他下決心要為兒子著想,不能再如此庸庸碌碌,他開始更加努力地投入到工作中,李念那里再也沒有去過,他決心做一個好父親,這讓他感覺很踏實,他發自內心地回歸到了家庭,直到甄燕因為房子的事和他大吵一架。

 他再一次投入到了李念的懷抱,并向她傾訴了自己的“苦楚”,做了三年的常務副縣長,表面是風光無限,其實哪個地方是不需要錢的呢,自己為表哥行了多少方便,自己卻仍然是個窮酸縣長,其他哪個副縣長是干干凈凈的,雖然沒有十足的證據,但是他深信這一點。

 張建沒有讓他失望,市里二百平米的房子送到了高斌的手里,他感到有些害怕,他告訴了甄燕,希望甄燕能罵他,阻止他,把自己點醒,但是這位農婦出身,本來就指著丈夫的成就能帶來“實際意義”的婦人,竟歡喜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她做了一頓比平時異常好吃的飯菜,安慰高斌:“這是表哥送咱的,和你的工作并沒有啥關系!”是啊,那些包攬給表哥和他朋友的項目,都是他派自己的親信親自監督的,完成的挑不出任何毛病,給自己相當省心,這不造福了人民,自己又從中拿點酬勞,又沒有害了誰,也算心安理得。

 就在一家人暗自歡天喜地裝修新房的時候,高斌接到李念的電話,竟跑到這里來找他了,這讓他心中不安。一進門李念見只有高斌一個人,先是眼含淚花,原來是張建要跟她離婚,兩人為了財產爭論不休,高斌先是安慰了一番,沒想到李念的意思竟然是把新房的一半資產分給她,這下高斌有些懵了,自己謹言慎行觀察了這么些年,如今卻被一個女人如此威脅。他強忍著怒火問李念,我為自己兒子都沒有考慮就給你買了房子,你現在卻如此貪得無厭。“呵呵”李念冷笑著,“就咱縣里那偏遠的房子,40萬都不值,你想拋棄我就拋棄,我還不能要點精神損失嗎?何況那本來就是張建的財產”“我不給他開綠燈,這也能是他的財產?”高斌冷笑到。沒想到李念竟撒起潑來,她威脅到:“本來我只是想要錢,現在我改主意了,張建把我送給你,現在又跟我離婚,我要去市里將你濫用職權收受賄賂的事情抖出去,讓你們身敗名裂來解我的恨!”可憐的女人啊,時而又變作可恨的猛獸,伸出利爪,將侵犯她的,沒有侵犯她的,一一撓傷。

 高斌無論如何沒法將這個女人跟以前溫婉乖巧的李念相比,此時她的大眼睛里不再是柔情的光芒,那眼眶中盛滿毒汁一樣怨恨的眼淚!此時他也顧不了告不告訴甄燕了,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如今什么也得不到了 ,還被一個女人妄想牽著鼻子走。一股血沖上他的腦門,他的神經麻木了,他揚起手,一把掐住李念,壓低聲音歇斯底里地重復道:“千萬不要說,告訴我你不會說,房子給你也行,不然我現在就掐死你... ...”他慢慢地蹲下身子,語氣中帶著哀求,沒想到李念就跟著了魔一樣的,喉嚨被掐著,還犟著嘴發出絲絲的聲音:你們兩個惡魔,我要親眼看著你們坐牢... ...”這下高斌要哭出來了,莫大的恐懼化成手腕上的力氣,他只想讓這個女人馬上閉嘴,只想把自己陰暗那面的門緊緊地關上!

 門“嘭”一聲打開,甄艷進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高斌那發熱的頭腦,才徹底冷卻了,冷到他要渾身發抖,他的妻子尖叫著明白了一切,而他的情婦,此時已經化為一灘軟泥。

高斌連夜獨自一人返回老家,一路上腦子里都是甄艷那張無數眼淚沖刷過的腫脹的臉,這一路走來,他像一個把頭抬的很高從不看腳下的孩子,摔跟頭的時候才知道什么是疼。他不想逃到任何地方去,讓其他人看到他的膽怯,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絲絲承擔的勇氣,他要趕緊回去,再看一看他的家,他生活過的地方,回憶一遍和甄艷如何認識的,那個普通的小家和工作的一路順風原本讓他甘之若飴,一定是金錢這魔鬼破壞了所有的美好,還有美色也是害人精,他蜷縮在大巴車后坐的一角,一個高高在上的領導,現在恐懼,無助,顫抖的像個孩子。他想起他的母親,從小他的母親過的再苦,都忘記對他淳淳教導,他現在都忘不了他上大學的時候,母親把所有的積蓄整整齊齊疊在一個荷包里,而他每次放假回家,都帶著一袋每天省下來曬干的白膜片,衣服破舊,遭人白眼,那又如何呢,母親又是怎樣過的,當他做到今天這個位置,他忘不了他的老母親滿目歡喜的臉,那幸福甜的就要從眼睛里溢出來,那是多少金錢都買不到的滿足感和愛。想到昔日的溫存,又想到將要遭受全世界的唾棄,各大報紙,各大新聞,鐵絲網圍墻,猙獰而粗鄙的獄友,這一切像一張黑壓壓的大網撲面而來,他絕望的吼出一聲:“不!”...

 然而“不”字卻卡在喉嚨里發不出聲來,變成了“嗯嗯”的聲音。高斌被妻子搖醒了,他慌忙睜開眼睛,看到甄艷關心的眼神,家里一切如舊,他急忙問妻子:咱市里的房子呢?妻子笑著擰著他的耳朵:做夢了吧?趕緊醒一醒!啊!這一切原來都是一個夢!啊,這種快樂幸福的感覺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啊,他欣喜的看著眼前擁有的一切,覺得已然擁有了全世界。突然他看見了桌子上吃剩一半的生日蛋糕,猛地返回床上掀開枕頭,里面正是一張藍幽幽的銀行卡,上面貼著一紙密碼。高斌一把拿起銀行卡,臉都沒有洗,和妻子也來不及打招呼,差點鞋都沒穿好從臺階上滾落下去,司機也等不及叫來,坐上出租朝張建的公司奔去......

 


官方微信公眾號:qfsd2355065
官方騰訊微博:清風綏德sxsdjjw
11选5模拟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