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日三省吾身

發布時間:16-05-13 09:00:30 作者: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分享:

“吾日三省吾身”,出自《論語·學而》。曾子在回答孔子提問時說:“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曾子每天都多次自覺省察自己,查看為別人做的事是否盡心竭力,與朋友交往是否誠心誠意,老師傳授的學業是否溫習了。簡而言之,就是自查“忠”、“信”、“習”的功夫。

曾子16歲拜孔子為師,深受孔子教誨,一生講求合乎禮制,謹守道德不逾矩。他在彌留之際,還命令兒子給他換掉只有大夫才能用的席子。他之所以能做到守禮法甚于生命,就是得益于長久的“三省吾身”習慣養成的嚴以律己、知錯必改的精神,最終成為學識淵博、品德高尚的賢人。

自省的精神是儒家的基本精神,歷來為古代士人所推重。孟子提出了“反求諸己”。荀子則把自省和學習結合起來,作為實現知行統一的一個環節:“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已,則知明而行無過矣。”西漢揚雄在《逐貧賦》中說道:“三省吾身,謂予無愆。”意為每天多次自我反省,就可以避免過失。宋代朱熹在《四書集注》中說:“日省其身,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自省是“修身之本”。儒家講求“內圣外王”,內圣即指自身的修養,只有具備了良好的自身修養,才能齊家治國平天下。古人云:“金無足赤,人無完人。”任何人生來都有缺點,但是通過不斷的自省和學習就能出類拔萃,成就卓越。怎樣發現自身的缺點和不足,不外乎兩個途徑,一是他人提醒,一是自我反省。一個人不可能時時刻刻處在他人監督提醒的場合中,如果內心防線失守,哪怕外界約束再緊,監督再嚴,也會“法令滋彰,盜賊多有”。反躬自省是破除“心中之賊”的終極思想武器。修身的問題解決了,其他的具體問題才能解決。因此,自古以來成大事者,未有不重自省自律者。

自省是一件嚴謹的事,容不得半點馬虎。但要做到時時自省是非常困難的。這是為什么呢?認識到錯誤不難,但要用坦誠的心靈面對它卻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就像一個人親手割掉自身的毒瘤,需要巨大的勇氣。就連孔子都發出感慨:“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論語·公冶長》)所以說,懂得自省是大智,敢于自省則是大勇。

古往今來,反躬自省的典范并不鮮見。北宋宰相文彥博小時候因為頑皮經常犯錯誤,為了加強對自己的監督,他準備了兩個罐子,每天做了有益之事,就在一個罐子里放一粒紅豆;做了無益之事,就在另一個罐子里放一粒黑豆。他每天檢查紅豆和黑豆的數目,以此警省自己,終于紅豆越來越多,黑豆越來越少。這兩個罐子使他一生受益匪淺。

同一時期的北宋名臣范仲淹在每晚睡覺前,一定要回顧一下當天所做的事,看是不是對得起當天所得的俸祿,如果對得起,就能安穩熟睡;如果對不起所領的薪水,就整夜都睡不好,第二天一定要補足欠缺的部分,才能安心。

回過頭來看當今為人所敬仰的人物,修身自省也是其實現自我控制約束之道。福建省東山縣原縣委書記谷文昌把黨紀國法、公義廉恥作為心中的一把戒尺,始終堅持嚴以律己,堅持“當領導的要先把自己的手洗凈,把自己的腰桿挺直”。全國道德模范龔全珍見賢思齊,經常對照雷鋒、孔繁森等先進典型尋找自身的差距,以榜樣為鏡,在反思中不斷完善自己。他們的事跡告訴我們,養成“吾日三省吾身”的習慣,不斷上緊思想發條,能夠跳出自身的局限來重新審視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正確,把準人生的航向,從而為以后的行動打下基礎。

“君子檢身,常若有過。”(《亢倉子·訓道》)現代社會中,誘惑無處不在,每個黨員領導干部都面臨著形形色色的考驗。為此,我們更應常備自省之心。從近年來查處的一些“蒼蠅”、“老虎”中不難發現,其中相當一部分人一開始也有一顆為國為民、清正廉潔之心,卻最終走上貪腐之路,原因就在于缺少自省,面對誘惑,常以“下不為例”原諒自己,以“小節無礙”寬待自己,以“僅此一次”放縱自己。于是一步步忘記了初心,丟掉了信念,終于“積羽沉舟,群輕折軸”,直到鋃鐺入獄,才幡然悔悟,此刻再想修身,已是后悔晚矣。這樣的教訓,一定要引起我們的高度警惕。

《莊子·人間世》曾記錄顏回準備出游,向孔子請教游說之法。孔子指出顏回尚未認清自己,叫他先做到“心齋”。這個“心齋”,說白了就是自省。在精神的齋戒期,一方面,應注意從小事和細微處陶冶情操,常念“緊箍咒”,真正做到防微杜漸,砥礪品行。另一方面,要做到“慎獨”,始終保持“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的戒懼心態,無論是人前還是人后,公共場所還是獨處之時,都堅守正確道德信念,自覺做情趣健康、品行高尚的楷模。如此,才能抵制各種歪風邪氣的侵蝕,“任爾東西南北風”都刮不倒,任你什么“糖衣炮彈”都擊不垮。(李自強)

官方微信公眾號:qfsd2355065
官方騰訊微博:清風綏德sxsdjjw
11选5模拟摇奖